普京签署法令处罚不遵守隔离规定者 最高刑期达7年


一国在国际行动中的权威性与声望,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其自身化解疫情的能力及其对国际疫情缓解所做的贡献。这个过程也将内化该国相关外交主张或理念,使其成为国际公共卫生安全乃至其他相关领域的国际规范。

全球粮食危机来了吗?在多位专家看来,疫情不会对全球粮食的生产和供给带来太大的影响,但会对全球粮食供给链条带来较大的影响。有专家提醒,疫情之下,全球粮食问题的核心在非洲。“一旦疫情在非洲大规模蔓延,会进一步加剧全球粮食的危机。”

随着新冠疫情全球蔓延,近期已有越南、泰国、哈萨克斯坦、埃及、塞尔维亚和柬埔寨等6国相继宣布禁止粮食出口。

党国英也表示,大豆等饲料进口受影响,会给猪企或者养猪场带来压力。“非洲猪瘟至今,今年养猪的数量明显增加,对豆粕等饲料需求也相应地增加了。在当前粮食的供给中,饲料粮食的供给会比较短缺。”

数据显示,中国小麦的产量在1.3亿至1.4亿吨,已经保持了多年,作为调剂品的进口量在500万吨左右;2019年中国稻谷及大米总进口量255万吨,占当年国内消费量的1.28%。中国的玉米需求也主要依靠国内供给,2019年玉米进口量占国内消费量比重为1.72%。

“疫情的主要发生地在大城市,对粮食生产地的农村影响不会太大,因此不会对全球的粮食生产和供给量带来太大的问题。”刘守英同时表示,疫情的传染性太快,每个国家都必须在生命至上和经济损失之间做出平衡,全球多个国家不得已实施战疫体制,严格限制境外人流和物流入境,切断了全球经济活动的正常流通,这也同时切断了粮食在全球的供给链条。新冠肺炎疫情暴发至今已席卷200多个国家和地区,其中很多国家因疫情严重而宣布进入紧急状态。这场疫情已堪称一场具有时代影响的重大事件,迫使人们对它将如何影响当下国际关系格局进行再思考。

与此同时,抗疫得当有力并且真正重视“人与健康”“自然与生态”的可持续性,也会加速推进将这些元素纳入其中的新全球化进程。那些公共卫生安全机制健全有效、生态环保良好的国家将自然吸引全球优质资源涌入,进而成为新全球化进程的领航者。其国际主张与发展模式也具有被他国尊重乃或效仿的合理性。这必将开启一个国际关系格局急剧变动的再塑造进程。

刘守英持有类似的看法。在刘守英看来,疫情对全球粮食生产和供给不会带来太大的影响,但会对全球粮食供给链条带来较大的影响。

第四,新冠疫情全球传播及国际社会在应对过程中遭遇的挫折,使人们更加警觉当今国际关系稳定面临的“致命威胁”。新冠病毒没有国界、身份或种族意识,那些盲目追求“本国优先”、单边主义和霸权地位的“自我中心”国家,不仅会遭新冠疫情更严重的冲击,还会破坏国际合作应对疫情的努力。

疫情是否会导致全球粮食危机?